惑心奇航

-我曾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
-乔治奥威尔
-敢挥艳笔斩春秋
-自由心证

零散心事堆积地。

洋灵洋.ABOparo短打.双A

-被岳叔要求写的全员A设
-有人看再考虑后续…我自己是偏洋灵AO设的。


“两个alpha就真的不能在一起吗?”

分化成为alpha刚两个月,我又一次进入了易感期,对于一个新生alpha来说要控制味道实在是太难了。我只好除了练习都尽量待在宿舍不出去乱跑,但相应的,哥哥们待在寝室的时间都少了很多。

毕竟都是alpha,无论感情多好也摆脱不了生理影响。就算初次分化时岳叔很自然的夸我柑橘味的信息素很好闻,就算他现在懒洋洋的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收敛起所有的信息素,随意的翻阅一本早就看完的小说,我依然能感受他身上由我而起的郁燥和无声抵抗,那是alpha之间的互斥,与感情无关。

这种感觉会让我非常、非常沮丧,仿佛已经向我对另一位alpha的无声暗恋宣判终结。我们该怎么亲吻呢?我的信息素会刺痛他的。但尽管我的热恋无处安放,信息素又怎么能管住我的心呢?

听到我的那句问话后岳叔停下了翻书的手,他是最会体贴人的哥哥,我知道他什么都明白。怀里的抱枕被我揉捏成皱巴巴的样子,但我还没来得及得到岳叔的回复,宿舍的门被从外面打开了。

是洋哥回来了,他还带着一身浓到几乎让我立刻从床上跳起来的,omega的甜香。

评论(9)

热度(8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