惑心奇航

-我曾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
-乔治奥威尔
-敢挥艳笔斩春秋
-自由心证

零散心事堆积地。

洋灵。短打

吸血鬼paro

-我们相逢在熠熠星光下,告别于黎明破晓中。

刚搬来这个地方还没一个月,岳叔就说我们需要办一个晚会,认识一下城里有文化有背景的人类们。那个时候我们的城堡还没完全整理好,我们坐在宴会厅的长桌旁喝着红酒,岳叔的白衬衣上全是睡觉压出来的褶。凡哥说成啊,也让这里的人类们感受一下咱吸血鬼的音乐品位。我说我也要抓个跟班回来陪我,他俩一起批评我还没长大不准咬人。
这多过分呢,我的床都是单人的。

宴会那天晚上我们三个都穿的黑衣服白衬衣,我戴宝石项链他俩带金链子,贼精致。这里有个叫Lay的艺术家,岳叔端着杯酒跟他聊音乐谈未来,凡哥大高个儿站在他身后也不说话也不笑,很酷的样子。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儿。

但我对这些没兴趣,我在楼梯拐角的地方偷看一整个宴会厅的有钱人,他们打量别人的表情都又高傲又收敛,他们靠宴会寻觅一夜温情。这些活色生香却始终对我们有相当的吸引力。我们本该活于边缘世界,却偏要插身其中贪恋人类温度。

在露台上我看到了他。他趴在露台的栏杆上,指间夹着一根点燃的烟,表情很凶。他比我高很多,冷硬的脸部线条让我心生胆怯想换个地方待着,这时他转过身发现了我。他的眉头一直皱的很紧,我很怕他凶我不该来打扰他。
但是很快他笑了,这个笑容点亮了这张上帝精雕细琢过的脸,也俘获了一只懵懂无知的少年吸血鬼。

我今年刚刚十七岁,在吸血鬼里还是个年轻到不够资格谈初拥的年纪。但是这个高个子人类哥哥在夜风里对我温柔的笑说他叫Kwin,我想我要占有这个人。

评论(1)

热度(36)